小说鸭

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鸭 > 小商河 > 第二百七十四章 岳家枪扬威,杨铁枪破阵。遁逃!

第二百七十四章 岳家枪扬威,杨铁枪破阵。遁逃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第二百七十四章岳家枪扬威,杨铁枪破阵。遁逃!

孛迭面对杨再兴时,敢嚣张搠战,全凭一股子血勇,当日殿前喝那一杯酒下去,这数日来便在盘算着阵前杀却杨再兴,或者自家命丧杨再兴枪下,以雪河北一败之耻,也不致令兀术泉下蒙羞。

但自李固渡一战之后,每每中夜梦醒,高声大叫之际,犹不能找到半点取胜之机,深自沮丧,晓得当年七宝山下欺负落地杨再兴的一幕实在是侥幸之极,自此再无机会可以胜得过大宋神枪了!是以杨再兴不肯与其对决,而是派遣岳雷作战时,孛迭毫不犹豫地就接受了:以兀术子对岳飞子,岂不妙哉!岳雷虽在河东薄有微名,总不致于像杨再兴这么厉害吧?况且岳雷比孛迭小了十余岁,总没有这么丰富的杀戮经验,这一战,孛迭自觉赢面大了许多。

若说两军阵前哪一个对此战极为不满,便是大金国主完颜亮了。

“好个蠢孛迭,若败于岳雷手中,则宋人声势大涨,若是胜了岳雷,还须面对杨再兴,岂有胜算?!”完颜亮心中还有一个极坏的想法没敢深想:“若是孛迭败了,朕要不要提刀上前与这当世‘神枪’放对?!”

此际孛迭毫无保留的一搏已经出手,阵前诸人早没了其他想法,只能屏住呼吸盯住场中等着这一声撞击。

斗大的铁锥如厉隼凌空下击,直撞入岳雷织就的枪花内,出乎众人意料地是。却没有听到任何剧烈的声响,岳家枪如无形无影之物,任那铁锥在枪影间穿过。

但孛迭却自铁链上付来的震荡中知晓,这一锥已经无功:岳家枪在那铁锥上只是轻轻一搭,便将其方向荡向侧旁,以毫厘之差掠过岳雷身畔,看似必中的一锥就此躲过!

岳雷手上一沉。胸口气滞,孛迭这一锥力道之大。仍在自己的估计之上,虽成功挑开,却再难以施展后续的进攻手段,不由暗责自己托大,竟然还留有余力准备在错马之际进袭孛迭。

片刻间二骑错身而过,岳雷手中铁枪明显有一个反扫孛迭的动作,却因速度力道皆不足。毫发之间擦过孛迭后背,后者几无所觉,待二骑再次面对时,距离只在百余步间,彼此怒视,孛迭大吼声中,岳雷沉声一喝,也催马上前。这次两骑不再全速对冲,而是缓速跑动中接近,预备近身厮杀!

这番岳雷不再敢大意了,未虑胜,先虑败,岳家枪身端凝不动。枪尖却幻动无踪,孛迭也不敢再毫无留手地扑击,铁锥抡圆,风声大作,数丈内砂石滚动,尘土飞扬。

“叮!——叮!——当!——当!——叮!……”

极有节奏地轻响在两骑间连连传出,阵前诸人都目眩神驰,只见两骑在数十步内往返进击,恶战不休,金人眼中。孛迭自然占尽优势。将岳雷逼得远远避开,偶尔将岳家枪挑近身来。也被铁锥撞退。杨再兴看得片刻,却欣然捋须微笑,当世使枪大行家眼中,此战又自不同:岳雷看上去虽弱,却已经深得岳家枪法“刚柔并济”的精神,战场之上,胜败往往须酣战许久方能决定,若一昧蛮打,必难持久,每一枪都须将力度使得恰到好处,方可笑到最后。

孛迭眼下有苦自知,手中铁锥数十斤重,不费偌大力气,岂能舞得风车般猛转?这等战法此前从未打过持久战,天下诸国哪有几员这等勇将可在孛迭铁锥下走过三击?

但眼下每一击出去,力度固然不减,体力消耗一分便少一分,岳雷手中铁枪竟若活物,只在铁锥将及身之际,轻轻卸开力道,只轻轻将其荡开,便不再纠缠,而得便时即如恶蛟出渊,近身夺命!孛迭往往不得不全力收回铁锥挡开这可怖地铁枪,才隐隐有些明白,为什么杨再兴会放心让岳雷出战了。

岳雷虽战场经验远不及孛迭与杨再兴,但枪法出自岳、杨两家真传,兼之年青,后劲源源不断,若一击之下无恙,待缠战片刻,优势渐渐显现,心中大定。

再过数十击,孛迭大感不妙,双臂酸软,锥速开始变慢,圈子缩小。岳雷立即反应过来,枪势暴涨,攻守易势,但见数丈内尽是枪影,铁锥却如笼中惊鸟,四下扑腾,却哪里冲得出去!

这时已经不消分说了,完颜亮开始暗叫不妙,晓得此战未必能胜了!

“啊!——当!——”

两骑间一声暴喝,众人瞩目时,见岳雷手中铁枪压定铁锥柄处,枪尖深入地面,原来交击之际,枪尖刺入锥链孔内,竟然将偌大铁锥就此钉在地面动弹不得,孛迭以勇力闻名于大金,当下奋力回夺,直胀得满面通红,兀自不能将铁锥夺回,只听得一声大响,竟然将铁链拉断,几乎从马背上跌下,岳雷大喜,拔枪便刺,孛迭将手中铁链胡乱抛出,挡得一挡,乘隙往本阵便逃。岳雷追得两步,便即勒马止步,毕竟只身匹马,不敢径撞对方大军。

岳雷就此立在两军阵前,高声叫道:“孛迭莫逃,速来受死!”

金军阵前一时间竟无人敢出阵与岳雷对垒,将士纷纷气沮,岳家军则欢声雷动,战鼓齐擂,为岳二爷助威!

完颜亮见此大愤,金刀高举,吼道:“南蛮也敢嚣张,出击!杀了岳南蛮!杀!——”

杨再兴见金军大举动作,完颜亮身后旗号摇动,数万兵马尽数扑来,遂命旗号传令,左右骑军大队见中军旗号,自两翼涌出,岳雷将手中长枪一举,往左侧与本部骑军会合,呐喊声中迎向杀来的金骑。

杨再兴却率中军诸将返回步阵中。连岳飞遗像也随之入阵,任岳家军五万骑与金人苦战。

“杀!——杀!——杀!——”

地面剧烈颤动,砂石乱飞,十余万骑军片刻间接近,双方将士挣红地脸都已经可见须发飘动,个个挥兵狂叫,双眼血红。

绍兴十一年以来。宋金之间再没有这等激烈的大战!自拓皋一战之后,双方再无这个层次的较量!但金人近年来在漠北颇与蒙古诸部厮杀。岳家军则新受河东一战洗礼,皆非弱者。

不远处的燕京城轮廓本清晰可见,也因这恶战模糊了起来。

片刻间,看上去规模相差近一倍的两军撞在一起,岳家枪率先破入金人大队中,铁枪到处,金人避之惟恐不及。适才将大金第一勇士杀得落荒而逃,岂是幸致?蔡晋、凌雪峰等也各各嘶吼大叫,奋力厮杀,当年随杨再兴在拓皋破敌之后,这些年来实在憋得太狠了,凹凸于有了用武之地,如何不尽力厮杀一番?

牛皋手中双锏有如风车般转动,白须飘拂。哪里还有半点老态?当面地金人无不骇然相让,却如何躲得开?岳霖紧随其后,一边厮杀,一边小心看觑老牛,免生意外,然手中铁枪却不曾稍缓。纵然尚不及岳雷圆熟,破阵之际却难分高下!

岳家军步阵之内,杨再兴遥观前方骑军苦战,面无表情,只细细把握其中精微变化,开始体会当年岳飞在偃城墙头上的心情。天下命运,全在此战间,而自己绝不能作任何错误地判断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